勤于做梦的懒人,飞机坪上的风筝
 

宿舍自己开火做。一人一菜。无用我只能献上一道老干妈炒一切。


大学里最喜欢的三只姑娘。一号是看的书和听的音乐以及看的电影我都知之甚浅的文青,二号是艺术感满满的晃荡美少女,三号是软软却又厉害又理性的元气萌妹。标签都贴歪。不管了。真幸运,遇到喜欢的姑娘。

查看全文

喜欢的是写在下面的话,这才是真的旅行

NumberW:

我所记得的长途跋涉,是与你一起去异国浪游,你不让我计划行程。我们不知道明天要去哪里,不知道将经过何处和谁擦肩,下一刻的旅地都由当地人的闲侃中的“beautiful”“so good”来决定。不知道要前往的地方,也就不会有计划中无法取舍的风景。每个清晨傍晚所期待的,都是真真切切的未来 #孔维与诗苑#

【独幕剧】苦药

上年的东西了,这其实是个作业= =

闲着发现这里都长草了就来割割草= =

作业要求:一个警察在退休前来探访一名犯人

 

人物:王小利—————————————坐牢的毒贩子,妻子在缉毒活动中被张警官射杀

           张警官—————————————缉毒队大队长,妻子被贩毒团伙绑架并撕票,出于报复心理击毙了王小利的妻子,之后深受良心谴责

布景道具:两张桌子,中间夹一铁栅栏  两把椅子  烟  打火机

 

【犯人低着头端坐在舞台中央,面朝右

【张警官自右侧上,站在铁栅栏另一边,犹豫,不知道该说什么。

犯人(自言自语):以前还没进来时,就幻想过如果有一天我进了局子,每个星期,我媳妇会带着她拿手的酱排骨和腌小黄瓜来看我。想想其实那样也不错,好歹有个念想,好好改造,好早出去好好过日子,现在反而不想出去了……(突然抬头瞪着张警官)你知道为什么吗?

张警官:我……

王小利:哈哈,我告诉你,因为她死了。“噗”地一声就倒在了地上,连句“啊”都没叫一声……她就是这样,菜刀切了手连句“疼”也不喊,跟着我连句“苦”也不说。哈哈,我还没来得及给她看我赚的大把票子,我还没看到她吃惊又高兴的表情,我什么好玩意儿都还没给她,她就这么死了。你看到她的眼睛了吗,看到了吗?就那么张着,写满了疑惑地张着,就像她活着时的那样,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见什么都好问个为啥。她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死的是她而不是我,为什么死的是她他妈的不是我!你说!为什么他妈的死的是她不是我!!!!

张警官:对,“死的为什么是她不是我”,问得好,我也想问,他妈为什么死的是她不是我。我知道你是演给我看的,王小利,你越是疯疯癫癫,我反而越是对你少了同情。

王小利:同情?谁稀罕?同情管屁用,漂亮话都会说,他妈就是不干人事儿!我演?谁演?我看你演的比我可像多了!我说你们警察是不是都这样,绷着劲儿的装正义使者,连杀人那也叫执法需要,哎我说你们警察杀个人是不是特简单,枪支不受管制,还受法律保护——

张警官:王小利你够了没,我今天来不是想和你吵架的。

王小利:犯不着!

张警官:……我要退休卸任了。

王小利:哟,张大队长,真舍不得呢,慢走不送!

张警官:这么长时间我一直没敢见你,我知道你恨我……

王小利:恨?开玩笑……呵我恨不得杀了你!

张警官:你就算杀了我,我也认,我对不起你……

王小利:我说你们警察会演吧,我说,用不着!我早看透了!也看够了!

【王小利转身背对观众,张警官面对观众

张警官:这八年来我没有一晚是睡的踏实牢靠的,一闭眼我就看见,枪响了,她缓缓倒下去,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她眼睛吃惊地看着我,我心里有个声音就一直叫啊,“错了错了,回去啊回去!”,好像这样时间就能回到我开枪前的那一刻了。

王小利(转身):演,继续演。

张警官:我这辈子对不起的人有三个,一个就是她……

王小利:可别,那是她该死,您那笔录里不是说了吗,您那是正当防卫,一个拿着菜刀的女人对一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实在是太有生命威胁了,尤其是这菜刀是为了切黄瓜时!

张警官:一个是你……

王小利:哎呦我一毒贩子我受不起!

张警官:还有一个……

王小利:您要是没什么事儿您就走吧,道歉管屁用,要是道歉管用我他妈一天什么也不干了我就搁这道歉,我媳妇能回来吗,我能出去吗,他妈日子还是这幅熊样子,甭跟我道歉!

张警官: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吵架的……

王小利:谁稀得跟你吵,你也别搁这儿磨叽,你不是有枪吗,你要是真觉得有愧,你就跟这崩了自己,一命偿一命,咱俩两清!

张警官:……

王小利:嘁,假情假意的一套……疼自己呢,舍不得吧,你当初指着她时可下的去手啊,怎么这回不敢了?

张警官:我一直都睡不好……

王小利:那是你活该!

张警官(边说边演):……医生开了安眠药,一直吃,有时候手一抖,那白瓶儿里的小药片子就全在手里了,我就这么攥着,想着可算可以睡个长长的好觉了,手这么一举药片子就进了嘴,只要水再那么一倒,喉头那么一动……可是该死,张大民这龟儿子又打鼾,这小子还没娶上媳妇呢,还有我那二小子,都高中了睡觉还踢被子……我还不能死,我死不起啊!一想到这,我这安眠药就咽不下去了,安眠药也苦啊,可能苦过我心里吗?苦也得忍着不是?

王小利:你觉得有意思吗?

张警官:什么?

王小利:我说你他妈在这儿炫耀你美满的家庭生活你有意思吗?

张警官:我不是这个意思——

王小利:那你什么意思!

张警官:我……我睡不好……

王小利:嘿我说——

张警官:——我想让她走,别再在梦里纠缠我,我良心不安啊!昨天年检,医生说我神经衰弱,心脏也不太好,(王小利不耐烦地走来走去)你能让你媳妇别来找我了吗?

王小利:我怎么个让她别找你,你说啊,你倒是说啊!我不像你,我这辈子从没杀过人,我心里敞亮,实话告诉你,我媳妇这一走我算是看明白了,早些时候贩毒,道上的兄弟也没你们这儿这么黑,你对付个女人算什么玩意儿你!

张警官:我知道你的心情,我也是没了妻子的人,可——

王小利:——得得得得别搁这儿套近乎,你老婆死没死干我屁事!

张警官:八年前正是你道上那帮好兄弟撕的票,你那些比我“高尚”的兄弟!

王小利:……什么?

张警官:你现在肯好好听我说话了吗?

王小利:……

张警官:她走后,我一次也没哭,一次也没有,哭有什么用?像你说的,哭完这日子还是这个熊样子,可是心死了,仇恨是支撑我走下去的唯一理由。干我们这行的,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可是她不一样,她是替我受了这份罪啊!我接到那个缉毒任务时,眼睛里全是血丝,一半是失眠熬得,一半是仇恨煎的,都说杀红了眼杀红了眼,我想我是动了杀心。

王小利:你就拿我媳妇开刀了?她招你惹你了!我他妈招你惹你了?冤有头债有主,你有本事你找他们你拿枪指着他们去!她才26!26!你他妈不是人!……跟着我一天福没享啊……我他妈不是人……(抽自己一个嘴巴)

张警官:我红了眼,迷了心,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害了我妻子,我也不想管到底是哪一个,都一样,都该死,但我不想便宜了你们,我得让你们也尝尝,尝尝这份滋味。

王小利:于是,你痛快了,换我,在这牢里,痛苦?

张警官:我以为,我以为是这样的!可是,你看我的样子,像是痛快的吗?我是违规狙击,子弹飞行的速度第一次在我眼里这么缓慢,慢到可以让我生出无数念头决定要追回它,可是它在我从仇恨中清醒过来时速度又是那样快,快到我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它就瞬间洞穿了她的身体,我狙击从来追求稳准,这次却头一回憎恨这种精准。你能原谅我吗?只要你开口说一句原谅,把她带走,把她张大的惊奇的眼睛带走,别再看着我了!

王小利:哈,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你只是在为自己开脱,用这些唬人的忏悔言语,演一出感人的戏,先把自己感动了,再骗取别人的同情,这样你就可以心安理得了,哈你以为我原谅了你,这件事就不存在了吗,你就可以安心睡觉了吗?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吧!我带不走她!我带不走……我多想带她走……带她走……(蹲下身蜷缩,痛苦状)

张警官:我困了、累了、老了,我想我的妻子了,可她已经好久不在我梦里出现了,我想她是生我气了,一个杀人犯,手上沾着无辜的鲜血,像她这么善良的人一定怕了我,怕了我沾满鲜血的梦境,所以逃开了。你一定经常梦到你媳妇吧?

王小利:梦?不要!……我怕睡着,只要一睡着,她就会站到我面前,睁着她无辜的眼睛,问我,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警察?天呐……我骗你我骗你我骗你我给大老板打工是我说不出口!我还是那个一事无成的混小子……我贩毒,我害多少人妻离子散,什么狗屁的心里敞亮,是我不敢去想啊,我以为不想这毒品的去处这毒品就是清白的了,我就是清白的了,我比姓张的好不到哪里,我有什么脸在这里骂他,我有什么脸见你……我没脸见你啊……(哭)

张警官:你不要这样……(掏手帕)给(递上手帕)。

【王小利擦眼泪擤鼻涕。

张警官:别想了,别想了……我知道你是逼不得已才贩了毒,你苦,我害你更苦,往你伤口上撒了把盐,还厚颜无耻要你原谅我,甚至我内心还奢求你同情我……算了……算了……我不为难你……都是自己的业障,我还是继续跟自己较劲吧……安眠药多吃一点不碍事,再多一点……

王小利:跟自己较劲,一个人活着就不至于无聊,可是……这样有什么意思呢……到头来,什么都折腾没有了,连本来有的也没有了……(失魂落魄地坐下)有烟吗?(张警官摸出烟给他,点上,深吸一口)……还有一个是谁?

张警官:什么?

王小利:你不有三个对不起的吗?

张警官(给自己点上烟):我老婆。

王小利:懂。

张警官:谢谢。

王小利:不说说?

张警官(苦笑):有什么好说的……人都没了。

王小利(点头):是啊,人都没了……死了的人死了,活着的人也不让自己好好活。

人一下子没了的时候,你就想找人说“我好痛苦好痛苦啊”,慢慢的你发现你再怎样呻吟别人也感觉不到,于是有的人就沉默了,像你;有的人就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像我,我不好受,都得陪着我不好受!可是闹着闹着,发现真正难受的还是只有自己,别人看你就跟耍猴似的。……你别多想,咱俩这账还得算,折腾累了我得中场休息歇会气儿。(吸烟)……咱俩其实挺像的。

张警官(摇头):你是你,我是我,这谁也改变不了。

王小利:我说你这人就是没劲!讲不通!

张警官:痛苦也一样,你的痛苦成不了我的,我的也成不了你的……你现在这样说不过是以为找到个可以吐口水抹眼泪又不嫌弃你的对象,我懂。你不会原谅我,我也懂,但我今天没白来,说出来,这儿(指着自己心脏)就宽敞点儿了。(扫视周围)都苦啊……各有各的苦,你看他,还有他,他……每个人都揣着瓶安眠药。(吸烟,过一会儿,看表)我得走了,老二还等着我回去做饭。

王小利:别呀,再坐坐?

张警官:明天吧,明天带点酱排骨和腌黄瓜。

王小利:费心了您哪!

张警官:不用。以前我媳妇也爱做这个,现在我常做给自己吃,日子总得过下去。

【张警官慢慢离去

王小利:哎,我说。

张警官(回头):嗯?

王小利:八年了,就别想了。

张警官:唔……

王小利:我是说……嘿这劲费得!这么说吧我就一粗人,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忒矫情,我看你这人还成,退休了多来坐坐!

张警官:唔……(继续走,走到舞台右侧停住,灯暗,追光)

张警官(对观众):你终于肯把她带走了,不……是我终于肯放她走了。我想,我终于可以睡一会了。真正的睡一会了。

 

 

 

 

查看全文

纯属最后时刻凑热闹……图都来不及修……一时也难以找到好的片……(是根本没有吧啊喂!

连夜DIY了三个水生植物小花盆,水生植物还未栽植进入……

它们分别叫做小叶、小C、小酱

材料是

东方树叶空瓶一只

水溶C100空瓶一只

潍城花生酱空瓶一只

鼓浪屿9元的麻绳一卷

碎石子一堆

阳光少许

水适量

(同入镜的有舍友的小仙和我的小肉)

白城    淹没

白城    红风筝

© Kiteinalittleairport | Powered by LOFTER